当前所在:首页 > 新时代乡镇

三峡好人:90后女“家长”和她的84个“特别孩子”

来源:中乡网 时间:2020-01-16 18:15:01 作者:佚名 浏览量:12684

  二O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,栗春容在重庆奉节县草堂镇失能供养中心为失能人员梳头。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

    71岁的老人许登雄去世时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住栗春容的手,在她的手心很慢很慢地写下两个字:好人。

    为了这两个字,1990年12月出生的栗春容,拿着低工资,在重庆奉节县草堂镇失能供养中心坚守了4年。

    奉节是电影《三峡好人》的取景地。栗春容所在的这个失能供养中心,就在长江瞿塘峡夔门的西边,现有84名失去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和五保户,年纪轻轻的她像家长一样陪伴、照顾着这些特别孩子。

    4年间,栗春容先后送走了16位失能人员。第一次亲眼看着这里的人离世时,她还有些害怕,后来就平静了。

    4年前,栗春容和丈夫带着年幼的儿子和偏瘫的婆婆一起在深圳打工,那时她是一家电子企业的主管。因婆婆患了肺癌,一家人回到老家奉节。婆婆去世后,丈夫当了村会计,她来这里应聘当了院长。

    来供养中心头三天,她很不适应,看到什么都恶心,一口饭没吃,一个月下来瘦了十多斤。可现在,洗澡、穿衣、喂饭、帮忙上厕所,她样样都做。

    性子暴烈的陈庆秀来到供养中心时,蓬头垢面。栗春容拉着她去洗澡,她死活不去,还咬了栗春容的手腕,差点咬出血来,但栗春容还是抱着极大的耐心帮她洗了澡。现在,陈庆秀爱上了洗澡,只要栗春容一喊,自己就乖乖地走到洗澡间。

    她教20岁的智障青年卢令用勺子很费心思。吃饭时,桌子上先不摆饭,放一把勺子,她把勺子从不同角度递给卢令让他去握,一开始勺子老掉,练习了两个月,10年没用过勺子的卢令,第一次手握勺子,把一口米饭送进了嘴里。

    很难想象,一个年轻漂亮、眉清目秀的女孩,为啥子干这种又脏又累又苦的活计?何况一个月只挣2400块钱!

    她何尝没想过放弃!现在夫妻俩每月一共挣四五千块钱,还要养两个娃,生活压力真不小。哪里挣不到两三千块钱?随便找个事做,比如帮人看看门市、卖卖衣服,都能挣这么多,还不用这么辛苦。她说。

    但对这群特别孩子的不舍,又让她选择了坚守。

    供养中心的失能人员更舍不得她。几天前,28岁的智障青年钟俊被妈妈领回家,准备过完年再来。可他只在家待了两天,就又哭又闹,比划着要回去。他妈妈没办法,只得把他送了回来。

    2017年秋天,栗春容生下第二个儿子,因为难产,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个月。一个失能人员的家属来到医院,给她塞了200块钱,她坚决不要。第二天,那个家属又提了一篮自家产土鸡蛋送过来,说:这不是贿赂你。我们同是女人,觉得你不容易。

    付出得到了回报,让栗春容很有成就感。现在,她最看不起的,就是看不起她这份工作的人。

    去年5月,供养中心新招了5名护理员。其中一位40多岁的妇女,看了一眼这里的环境就开始哭。她说,这些人算什么呀,自己连父母都没这样伺候过。临近中午,栗春容让她先别哭,吃完午饭再离开。在食堂,这位妇女咽不下饭菜,又开始抱怨。栗春容说:你可以放弃,但不要看不起这些人。这些人就像我们的父母一样,虽然有残疾,但也有尊严!

    另一名护理员只干了一天半,就坚持不下去了,很不好意思地向栗春容辞职。栗春容告诉她:你已经很棒了!

    在供养中心,她也有很伤心的时候。有几个失能人员入住后,家属一次没来看望过。看到其他人的家属来了,他们会躲在角落流眼泪。

    看到这些情形,栗春容就想哭。她暗暗叮嘱自己,不能当着供养中心里的人哭,本来有的人就悲观,一定要让大家开心。

    他们需要我,这就是我存在的价值。她说,其实我也需要他们。

    这两年,栗春容在圈内有了好名声,一些康养机构想挖走她,待遇很不错,但她舍不得离开这里,选择继续坚守。新华社记者 王金涛 周文冲 韩振
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乡镇干部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
北京中农兴业信息咨询中心主办--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--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


乡镇干部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-2019 xzgb.or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
京ICP备08005977号-101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31号

联系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联系电话:010-56021399 15300064896 监督电话:18610056221

客服:    业务: